学校算是比较早放假,尽管在学校只待了6周,但还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,学校因疫情原因实行封闭式管理,诸多事情不便。

我是在4号上午从学校去的火车站,从南昌站下车后,习惯性的走向了西广场(至少我印象中是这样),当时我还特自信没有走错,结果唰唰打脸了,我走错地了,我应该从东广场站出来 ::aru:crying::

于是掏出手机准备导航,结果忘记调成步行导航,我又跟着汽车导航走了几百米路,总看总看越走越远,才想起来没有开启步行导航,当时距离下一趟火车开行还有一个半小时,从南昌站到南昌西站坐地铁大概也要50分钟左右,当时有点急坏了,一时间找不到路,就跑去问站门口的看门大爷,结果人就不耐烦的回了句,那不是写了地下通道嘛 ::aru:sweat::

无奈,赶紧拖着行李箱奔向了地下通道,一路走的急急忙忙又出了很多汗,一边担心时间一边怕体温过高被拒之门外,地下通道有点长,大概连跑带走花了五六分钟,通道的中间开了个小口,上去右转就是地铁口。地铁里人群涌动,还有不少人是在排队等候检查绿码,当时一着急,也跟着去扫码,结果昌通码不太好填,然后才想起来开学之前申请了赣通码,赶紧打开支付宝出示赣通码,所幸体温正常,没被拦截下来 ::twemoji:smile::

中间其实还出了个小插曲,在我南昌站出站时,有位大妈自称是来赣经商,生意上遇到点问题,让我资助个五块十块的,这种一看就是骗人老套路了,本想以无现金为由推脱,没想到拿出手机依旧不依不挠,索性直接走人,留下那人一脸茫然(这是我猜的,我头也不回的走了,职业乞讨脸皮薄是不可能的),另一插曲是我在南昌西去麦当劳的路上,由于早上6点多被室友吵醒后,就一直忙着整理东西,打扫收拾衣服之类的,肚子比较饿,就想着赶紧打包一份带着火车上吃,结果又来了位小伙问我借几块零钱坐车,年轻人不至于不会用支付宝、微信(况且看他往汽车站又不进去,四处张望貌似在找下一个目标,我从不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他人,我希望我是错的,因为南昌全线都开通电子支付,无论是地铁还是公交,均可实现扫码支付,平常我所带用于不备之需的现金也从来没发挥过作用),后来随便打包了份就检票候车,本想着打印一张火车票留作纪念,没想到自助打印机已不再提供磁卡车票,仅打印一张行程信息提示单,我收藏火车票的历史可能要结束了 ::twemoji:cry::

说说车上的后续,检票上车后我就找到自己的下铺,放好行李后和家人汇报行程报平安,隔壁上铺有个小朋友一直闻着味儿说香,后面小朋友一直馋着他爷爷说饿了,想要买吃的,这让我挺过意不去,毕竟这味道实在是太诱人了,况且还是小学生,要是我的话,我也顶不住,当时只买了对烤翅,也不好分享,害,我真不是有意的啊 ::twemoji:cry::

后面火车经过半个小时的晚点顺利抵达,在车站外扫轨迹码检查花了挺长时间,人特别多且只开放一个检查出口,后面我就从新开的一个出口出去了。家里特意为我准备了接风宴,回家放下行李就去外面饱餐了一顿 ::twemoji:tongue::

尽管回家这一路尽多波折,还好安然无恙,南昌疫情防控也准备到位,各种自动测温仪也安排上了,疫情之下的另一种生活啊,希望疫情早日过去,生活回归平静

Last modification:July 8th, 2020 at 09:07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